1257. 所谓的“第四次伊普尔战役”,究竟有何由来?

2024-07-10 1737


本文是“燃烧的岛群”第1257篇原创文章,作者:Kagohl 3。

作者简介:Kagohl 3,新疆人,署名源自1917年空袭伦敦的德军轰炸机部队,热衷科普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德国武器,希望能给看官们带点不一样的历史。
全文共8853字,配图14幅,阅读需要17分钟,2024年7月10日首发。如果屏幕前的观众老爷对第一次世界大战略有研究的话,或许能看到百度词条中对伊普尔战役的相关介绍,指出了1914-1917年爆发的三次伊普尔战役,其中1917年的“第三次伊普尔战役”便是所谓的帕斯尚尔战役,是英军为了干掉泽布吕赫和奥斯坦德的德军潜艇基地所做的努力。但诸位观众老爷或许有所不知的是,就在第三次伊普尔战役(帕斯尚尔战役)结束的半年后,也就是1918年4月,德国陆军与英国远征军再次围绕伊普尔突出部所在的佛兰德斯地区展开血腥的战斗。这场持续了近一个月的战役被英国历史界称作“利斯河战役”(Battle of the Lys)或“第四次伊普尔战役”(Fourth Battle of Ypres),而德国将其命名为“第四次佛兰德斯战役”。那么,这场在国内军事圈冷门的军事行动究竟有何由来?它被制定的目标又是什么?作者本篇不介绍相关战斗和武器装备,仅介绍1918年4月“第四次伊普尔战役”的来历,请读者谨慎。


图1:这张著名的一战照片拍摄于“第四次伊普尔战役”的第二天,图中的人物都是被德军芥子气炮弹弄伤双眼的英国士兵1918年1月24日,德国陆军统帅部初步决定于3月20日正式启动“米迦勒”行动,以法国小城圣康坦为中心,沿着阿拉斯-费拉尔69公里阵地全面攻击英国第3、5集团军,继而夺取阿拉斯和亚眠港口,直逼加来。但事实上,“米迦勒”行动所做的计划并不是德军唯一针对英国远征军的措施。早在1917年11月11日的蒙斯会议期间,主管德国北部战区的A集团军群曾建议对准阿尔芒蒂耶尔和阿拉斯之间的伊普尔突出部实施攻击,从这里出发,德军可以朝北部的海峡港口加来和布洛涅(Boulogne)挺进,如果实现突破,英军的战线将从中间被分为两段,英国第一、第二集团军以及他们北部的比利时军队将和协约国的大部队失去联系。但是这个计划需要德军部队向利斯河流域的湿地挺进,这些泥泞地带显然不适合德军突破,所以A集团军群的建议需要等待到4月份地面足够干燥时才能实施。




图2:自1914年就被炮弹和毒气折磨的比利时城市伊普尔总面积只有131平方公里,但它所处的位置不仅是德军向法国北部侵袭的支撑点,还是连接着英军港口的大门

德国陆军统帅部的春季反击主要依靠美国全面入局前的“窗口期”废了英国远征军逼迫对面求和,所以这个计划不符合陆军统帅部的期望。不过鲁登道夫上将认为这个计划可以作为不错的北面牵制性攻击来辅佐“米迦勒”行动的开展。于是在1918年1月24日的最终拍板中,德国陆军统帅部提出将于4月初旬由A集团军群麾下的第6集团军在利斯河一带实施“乔治1号”行动(Unternehmen George I),第4集团军则在同一时期于伊普尔突出部南面启动“乔治2号”行动(Unternehmen George II)。这两个位于米迦勒行动进攻区北面的佛兰德斯地区的牵制性行动就源自A集团军群上述建议,其目的在于牵制阻挡该地区的协约国军队增援英国第3、5集团军,并配合夺取阿拉斯的德军部队分裂歼灭英国-葡萄牙联军。不过米迦勒行动在3月21日启动后可谓是势如破竹,到3月22日傍晚,德国第2、17集团军全面突破了英国第三线防御阵地,撕裂了英国第3、5集团军之间的联络;3月23日凌晨,德国第17集团军全面夺取圣康坦小城,屠杀英军近2万人;到3月23日下午,德国第18集团军已经累计突破了30公里,第2集团军也突破了20公里,英国战线被撕裂了一道64公里宽度的缺口,其第5集团军防线全面崩溃。德国陆军统帅部面对这种局面显得极其乐观,认为北面的牵制性行动用不上了,因此当A集团军群在3月25日提醒鲁登道夫上将准备“乔治1号”行动时,后者更倾向于旨在夺取阿拉斯港口的“火星”行动,如果该行动成功,乔治1号行动也就不需要了。所以第4集团军奉命进入“待机”状态,第6集团军则准备配合第17集团军启动火星行动。可以说,“乔治1号”行动绝对是一个命运多舛的计划,如果德军继续按照“米迦勒”行动的调子展开攻势,“乔治1号”十有八九会止步于计划书。然而鲁登道夫后来犯下的战略错误却成全了这个计划。1918年3月28日凌晨3:00,德国第6、17集团军集结1250门火炮对准阿拉斯的英国第3集团军阵地实施了长达4.5小时的炮击,7:30出动步兵师开始进攻,然而两个集团军出动的部队有一半全是赢弱的堑壕师,他们完全没发挥出渗透战术的威力,结果在英军阵地面前撞的头破血流,到下午14:00,两个集团军的努力宣告失败。不过第17集团军的5个突击师最终还是没辜负“精锐”之名,到下午17:00左右成功在阿拉斯南线破开了一道8公里缺口,第17集团军领头人毕洛将军准确判断出第3集团军也已是精疲力尽,于是请求增派2-3个步兵师帮他向南迂回撕开阿拉斯南端。A集团军群总司令鲁普雷希特王储对这个看法表示赞同,然而他去找鲁登道夫商议时却遭到了断然拒绝,因为鲁登道夫现在又被亚眠港口迷住了心智,把重心又转移到了第2集团军身上。没能得到援兵的第17集团军推进的非常艰难,最终只向前行进了3公里,完全落后于8公里预期。晚上23:45,鲁登道夫上将主观的认为进攻部队锐气已失,于是下令中止“火星”行动,并要求第17集团军抽出3个师增派给第2集团军攻击亚眠。讽刺的是,鲁登道夫此前为了“火星”行动放弃了很多合理的作战计划,而现在他又鲁莽的认为亚眠更加重要,轻而易举的舍弃了“火星”,可以说此人战略思维差劲,性格优柔寡断的毛病给德军带来了很多麻烦。威廉王储的幕僚就曾私下说道:“鲁登道夫可能是被前段之间的丧子之痛影响到了心态,让他指挥军队是一种罪过,我们的所有部队因他的影响被置于不利的位置战斗,最终白费力气。”




图3:1918年3月28日当天向阵地拖拽重型榴弹炮的英国炮兵们,他们的笑容好似对德国人愚蠢的嘲讽

鲁普雷希特王储也被鲁登道夫的蛮横搞的满肚子火,他直接斥责鲁登道夫完全凭主观情绪指挥战斗,明明只要加强第17集团军就能破开阿拉斯防线,现在却如此草率的放弃了它,并再次强调必须先给英国人狠狠捅上一刀。结果鲁登道夫完全不照顾同事的面子,极其无礼的鲁普雷希特王储带来的报告扔在地上,然后扭头离开会议室。“火星”行动的匆忙失败标志着米迦勒行动开始走向终结,也意味着几乎被放弃的乔治行动时来运转。3月28日深夜,深知米迦勒行动参战部队逐渐乏力的德国陆军统帅部为了确保后续针对亚眠的行动顺利进行,马上督促位于佛兰德斯地区的第6集团军和第4集团军重启乔治行动,而压着怒气的鲁普雷希特王储也抵达第4集团军司令部参与该行动的筹划。由于两个集团军的部分突击部队都被调去米迦勒行动中,实力有所削弱,所以他们修改了计划,缩小了攻击范围,重命名为“乔其纱”行动(Unternehmen Georgette)。值得一提的是,乔其纱就是“乔治”这个名字的女性称呼。乔其纱行动的攻击中心位于佛兰德斯地区的伊普尔突出部南线(佛兰德斯地区有“泛水之地”的古称,水路交通非常不错,而位于此地的伊普尔突出部本身平平无奇,但却是连接着敦克尔克、加来、布洛涅三个对英军非常重要的港口的门户,所以德军本次行动主要是打击英军的交通生命线)。德国陆军统帅部计划在位于贝蒂讷(Béthune)和伊普尔之间的“黑格防线”的北半部,也就是拉巴塞(La Bassée)运河以北、伊普尔以南一片约25英里的地带实施攻击,在北面夺取占领从凯梅尔山(Mount Kemmel)到蒙迪凯山(Mount des Cats)的一系列山脊,使炮兵能够俯瞰伊普尔;而在西面需要针对法国北部小城市“阿尔芒蒂耶尔”(Armentières)攻击,继而直扑位于该城15英里之外的重要交通枢纽“阿兹布鲁克”(Hazebrouck)。德军预期本次作战可以达到迫使英军放弃伊普尔,并从北面切断英军补给线的目的(阿兹布鲁克如果完蛋,英军与敦刻尔克的联系就算是报废了)。德军计划由第6集团军担任主攻,北面的第4集团军辅助。作战定于4月8日开始。




图4:“乔其纱”行动的最终制定标志着德军第四次要在佛兰德斯地区这片关乎着英军生命线的“洪泛之地”展开战斗,因此该行动也被称作第四次佛兰德斯战役(Vierte Flandernschlacht)









图5、6:位于法国北部敦刻尔克区的阿兹布鲁克是一座人口仅有几万人的小城市,但它却位于里尔-莱丰蒂内特铁路和阿拉斯-敦刻尔克铁路的交汇处,是一个重要的铁路枢纽,是北部-加来海峡矿区和加来及敦刻尔克港口之间的必经之路

乔其纱行动的规模不如米迦勒行动,但其危险程度却在米迦勒行动之上,因为德军本次行动针对的伊普尔突出部与英国的海岸港口紧紧相连,如果英国人在米迦勒行动中还能依仗索姆河战役旧址这种没啥战略意义的地方和德军周旋,那么在乔其纱行动中,英国人根本承受不住3月份那种可怕的突破,如果再在伊普尔突出部损失大批土地,英国远征军的海上枢纽将沦为德军的口中之餐。德国陆军统帅部总参谋长兴登堡元帅就写到:“如果我们在一场如此行动中取得重大进展,那么前景将会极其诱人”。而曾参与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美国历史学家约翰.托兰在其所著的《1918:第一次世界大战最后一年》中指出:“如果阿兹布鲁克也被攻占,那么背靠英吉利海峡的黑格,将只能逃回英国,除此之外则别无选择。”








图7、8:1914年就遭到战火摧残的阿尔芒蒂耶尔是法国北部省里尔区的一座面积只有6.28平方公里的小城市,但却是一个重要的区域性交通枢纽,连接着英法战略港口加来的里尔—加来铁路就从这里经过

如果我们展开佛兰德斯地区的状况,就会发现兴登堡元帅并非自负。与索姆河战役旧址这种有余力施展的广阔地带不同,英国远征军在佛兰德斯的部队、营地和交通路线都被限制在了狭隘的“咽喉”地带之中,这里即使面对最小的压力都很敏感,很容易一下全被勒死。除了海岸铁路线,唯一从圣波勒(St Pol)经过里尔到阿兹布鲁克的横向铁路,只距离前线战壕15英里。所以阿兹布鲁克一旦失守,佛兰德斯的英国远征军将彻底无力回天。德国第4、6集团军的力量确实是比不上米迦勒行动的土豪友军们。这两只部队的攻击力量加起来也只有28个步兵师和2210门火炮可以投入行动,要知道南面的第18集团军在米迦勒行动开始时都有27个步兵师和3880门火炮可用,德国陆军统帅部承诺会为两个集团军送来更多的重型火炮(A集团军群直属火炮部队在3月30日就向佛兰德斯地区转移),但更多的炮兵还深陷“米迦勒”行动无法抽手;此外,虽然米迦勒行动在4月5日宣告结束,但第2、17、18集团军依然需要大批炮弹进行防守,再加上战线拉的太长,所以第4、6集团军的弹药补给受到了很大制约,德军前线的铁路运输系统已经严重满负荷,大批弹药不得不通过畜力送往北部,即使这样,4月7日,第6集团军仍然上报:“目前弹药补给只收到了预期的50%”。最后,乔其纱行动的地址对德军也是个麻烦事,佛兰德斯地区在欧洲是著名的阴雨之地,常年下雨,而四月份这种春季更是让当地雨水不断,使得地面满地烂泥,不利于德军炮兵的推近,要知道“渗透战术”的精粹正是步兵和炮兵的紧密结合:“阿尔芒蒂耶尔两侧地形险要:南面是利斯河的低洼草地,北面是凯梅尔山及其他林木茂密的山岭。在春季,利斯地区常常连续几周都是沼泽地带......”




图9:德国第4集团军总司令弗雷德里希.西斯特.冯.阿尔明(Friedrich Sixt von Armin)





图10:德国第6集团军总司令费迪南德.冯.夸斯特

不过德国第4、6集团军的力量不足基本是相对于米迦勒行动参战部队而言,他们终归是能拿出12个精锐突击师组织进攻,更别说这些部队还得到了为数不少的暴风突击营和暴风突击连的辅佐(尤其是第6集团军)。兴登堡元帅在“乔其纱”行动开始前曾担忧的写道:“不过,实施该攻击面临着一项十分巨大的障碍。首先,把守该地区的英军显然是最精锐的部队”。但事实证明这位元帅多虑了,因为第4、6集团军面对的英国第1、2集团军均在1917年的阿拉斯战役和帕斯尚尔战役中付出了惨重的人员伤亡,而劳合.乔治的自作聪明使得这两个集团军得不到应有的人力补充,只能自削规模。其中第1集团军的实力可谓是“惨不忍睹”,到1918年4月时,该部队只有14个师的规模,其中6个精疲力尽的师要守着拉巴塞运河到阿尔芒蒂耶尔的重要防线(位于拉巴塞到伊普尔—科米讷运河之间,足足有24英里),平均一个师要苦巴巴的护着6-7公里的阵地,而这支任务艰巨的集团军却始终被严重缺人所苦,它麾下的步兵师甚至包括在米迦勒行动中被德军打残后撤到这里的部队。至于负责把守拉巴塞运河位于拉旺蒂以东部分的葡萄牙第1、2步兵师(他们的阵地准确地点是新沙佩勒两边一条6英里长的防线)更是充斥着对国内革命的同情,再加上1917年末的严寒和严重的官兵待遇不平等,这些葡萄牙人的士气已经跌落到谷底,抗命事件不断增加:“1917年12月,葡萄牙政府被政变推翻,西奥多尼.派斯被宣布为总统。新政府质疑葡萄牙对盟军的支持,并放宽了有关返乡假的规定,士兵们很乐意使用这些规定。因此,该军团领导部队的军官越来越少。从葡萄牙向佛兰德斯派遣新部队也变得越来越困难,因为英国在1917年4月美国参战时使用其整个舰队运送美国士兵。因此,拒绝服从的案件在葡萄牙军团中发生得越来越频繁。”





图11、12:驻守拉巴塞运河的葡萄牙士兵的心气已经降到低点
刚从米迦勒行动的惊惧中走出来的黑格元帅现在不得不继续对拉巴塞运河以南、阿拉斯以北的防线表示担忧,而且他也知道如今的葡萄牙军队的战斗力是不太可靠了。1918年4月6日,有迹象表明,德军可能会派出三四个师对葡军发动突然袭击。但德军进攻的苗头早就冒出来了。早在1918年3月31日,英国侦察机就报告称发现德军预备兵力与炮兵正利用公路、铁路线全面向北面的佛兰德斯地区移动;而在4月1日愚人节当天,英国皇家陆军航空队也递交了一份显然不是玩笑的信息,这份信息源自一架侦察机在1-2个小时内的刺探:“发现有55列火车,朝向拉巴塞—阿尔芒蒂耶尔(Armentières)前线运补……后数日的空中报告,以及所附的空照,皆可清楚发现德军的集结,属于最庞大的那一种类型”。然而黑格元帅没有对这些发现给予足够的重视,他坚持认为德军在佛兰德斯地区的动作都是牵制性的诱饵,他们的真正目的是重新集结力量捅穿阿拉斯地区。4月6日当晚,黑格写信给福煦:“种种迹象表明,敌军摧毁英军之心未死,似乎正在筹备一支25到30个师的部队,准备对贝蒂讷(Bethune)-阿拉斯一线发动沉重打击,以达成此一目的。”黑格希望法军要么在接下来的几天内发动一场有力攻势;要么再派四个法军师去索姆河以南,代替当地的英军接管防线。但时任西线协约国部队总司令的福煦元帅在次日会面中表示顶多在亚眠地区组织一次反击(这个回答标志着英军在面对乔其纱行动时,是指望不上法国人了)。黑格相信,鲁登道夫的正确进攻路线,是要夺取维米岭的主导地位,即使这是英军防线最坚强的部分。因此他认为,虽然鲁登道夫已有3月28日的失败教训,他也会再试。因此直到1918年4月7日,英国远征军司令部都认为德军要实施“对维米岭的集中攻击”。然而英国国家航空史的记载却告诉我们这些都是无能高层们的臆想:“到4月9日为止,并无空中观测报告与航拍照片支持英军总部所谓德军将集中攻击维米岭的观点。相反,空中情报显示德军正以反方向离开阿拉斯,他们正被运往北边增援。无疑,敌军正从拉巴塞运河往北进行集结。”




图13:黑格对德军意图又做出来绝对错误的判断

1918年4月6日对于英国人来说是个非常倒霉的日子。4月1日-2日,德国陆军统帅部举行了关于“乔其纱”行动的修改会议,认为4月9日之前无法做好行动准备(计划中需要增派给参战集团军的35个步兵师只有11个能按计划到位),再加上考虑到第4、6集团军的弹药补给不足,于是把进攻日期推迟到了4月9日,但攻击重点依然是葡萄牙军队所在的拉巴塞运河一带。结果就在4月6日这一天,英国第1集团军决定把葡萄牙第1步兵师撤回后方休整,让英国步兵师轮换上去扛线。因此4月9日德军发起总攻时,只有葡萄牙第2步兵师孤独的守着十几公里的防线,而英国人都还没上来。德军推迟日期等待补给的无心之举恰恰让刀捅在了英国-葡萄牙联军最脆弱的时刻。英国第1集团军的防守调动也的确是令人难绷。该集团军总司令亨利.霍恩将军在4月5日得知葡萄牙部队的忧虑状况后决定把葡萄牙第1步兵师撤出一线休整,葡萄牙第2步兵师则坚持到4月9日再由英国友军换下来,但这标志着他们在这段时间要管着一个步兵军规模的防线(葡萄牙第1步兵师麾下的一个旅被部署在防线后方5英里接近莱斯特勒(Lestrem)的地方担任预备队,但这显然不够用)。



图14:亨利.霍恩对麾下部队的调动悲剧性的给了德军可乘之机

在莱斯特勒驻扎的英国第51步兵师曾主动请缨接管坚固易守的二线阵地以防不测,但遭到了拒绝。然而霍恩的“Q”参谋组(‘Q’ staff)此前向他警告称利斯河地区是铁路集中点,最容易被攻击,唯一问题只是攻击将出现在何处而已。参谋官们要求准许在后方15英里建立紧急供应品囤积场,以备德军在此地区进行突破时解决燃眉之急,但又遭霍恩拒绝。所幸,他们仍在霍恩不知情下展开了准备工作。后来由于这些军需品的存在,方才解除后面发生的危急局面。(作者:这种不懂得听取意见的指挥官确实很让人反感)英国侦察机也注意到了第1集团军延迟的兵力调整和当面德军越来越走向完善的准备工作:“空中看出,接替葡军的行动开始过迟。4月7日整个上午,空中观测员报告,葡军正面方向的主要道路充满行动中的车辆。而地面观测员则报告,德军携带武器弹药进入德军的补给线。从空中与地面的报告,予人印象是德军战术性集结即将完成。”
评论列表 (0)
返回
发新帖
楼主前期主贴
  靖难之役真是以少胜多?朱棣和李世民谁是中国历史第一统军帝王
  中印战争打得有多好?尼赫鲁十年推进成果,被一天瓦解,羞愤而亡
  汉武帝亲选的托孤大臣霍光,汉宣帝在他手下不敢亲政,但还说他好
  一文看懂乾隆的十全武功 | 五成水分,剩下五成可圈可点
  印度中将谈中印战争:中国军队没有打败我们,我们自己打败了自己
  对越反击战:千名越军被包围,163师多次喊话劝降无果,再不留情
  他一战歼灭越军12名,27处负伤,为了胜利高喊:向我开炮
  史上防盗最成功的古墓,墓中宝物一件未丢,还多了80具盗墓者遗骸
  特种兵到底有多牛?4万韩军围捕3名朝鲜特种兵,结局却意外反转
  宋高宗即位后,为何十六年不立皇后?他在等一个人
  李嗣源夺了李存勖的皇位,引起契丹人的不满,辽国太子大怒
  古代打仗时,城池久攻不下,为什么还要硬刚,而不是直接绕过去
  李鸿章:新疆那地不要了,左宗棠:新疆166万平方公里你可真大方
  1990年,牺牲40年的烈士突然找到部队:课文说我牺牲了,可我没死
  古代睡觉喜欢用瓷枕,难道不难受吗?其实是为了方便女人
  最令人大跌眼镜的一次考古:好歹也是一世奸雄,居然这么抠门?
  囚车内的婚礼
  大明王朝深度解析(七):不粘锅遇上钢丝球
  解放者的悲剧
  攻克金陵:太平军21天破城而入,清军则花了1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