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变革的时代是真的要来了

2024-06-20 1269


今天就先说一些我觉得有意思的事情。

不过就这次我听到的讨论内容,有喜有忧吧。

一个现象是,参会同志的年龄结构产生了变化,80后占了主流,90后开始加入,60后大多是作为退休老同志来讲讲。这也就是说各个单位真正干活的人都已经是80、90后的同志们,70后大多是“把握方向”的领导,60后那也确实到了退休年龄。

这带来的一个重大变化是,公知言论和理论的重要性下降了,因为毕竟80后大部分是上网的,不会出现几年前我们听到某专家“网络舆论算什么,说到底舆论还得看大报”这样的逆天言论。

会上也有专家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你说的那是自由派观点,不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

这在60后、70后为主的年代里说出来只会引起一阵笑声。

当然,忧虑的地方也还是有的,比如说认为外国人喜欢看我们的传统文化,就应该拿戏曲、孔子、乡村、青山绿水去迎合他们的这种人,不得不说,仍然是主流,毕竟这是KPI需要。传统文化也确实是我们要用的一个工具,所以即使是我个人并不喜欢这一套,但也明白,这一套作为一种工具,还是有适用场景的。比如讨你爹妈开心。

但另一方面,真正和外国人,尤其是外国同志打交道的单位,年轻同志们会领着他们看中国人民是如何创造人间奇迹,告诉他们我们是如何完成这些人间奇迹,你们可以如何学习我们去创造属于自己的奇迹。

当然网上的的朋友们肯定想的更多,但这个事情吧,我们现在还是不会去做的。

不过这只是一方面了,形式不是关键问题,关键是形势。

目前的形势,可以感受到,我们还在犹豫。

这个犹豫是怎么来的呢?

首先就是美国虽然口头咄咄逼人,但民主党的对华政策实质并不是进攻,而是保守。之前几十年里,美国对华政策是和平演变,现在他们已经确切认识到和平演变无望,于是开始对我们进行孤立,但又不舍得我们给他们带来的巨大利益。因此目前美国的大资本是在首鼠两端,希望找到一种既能防止我们继续“向上粉碎”,又能继续保持既得利益不会全部损失掉的策略。

但国际形势演变超出了中美两国的预料,美国的判断错误在于错判了中国,中国其实没有错判美国,但错判了除美国之外的西方世界,我们以为的“多极化”是群雄并起,各个“群雄”越来越和美国尿不到一壶去,最后加强独立性。

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实际上是中国靠着自己快速发展的同时,美国靠着霸权强行啃食全世界,也维持了一种“高速发展”,所以实力反而是越来越向中美两国集中,现在已经没有一个可以在中美之间充当调停的第三方了。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和中国都有可能下定决心干一票大的。

我们这个时候跟别人说,我们不会干的,没人信,所有人都等着你干。

同样,美国一样,虽然他们其实和我们一样,不愿意失去全球化,当然他们是不愿意失去利用全球化吸血全世界的好处,我们是不愿意失去利用全球化推行人类命运共同体,带领全世界一起发展。

所以实际上问题正在变得复杂化。

而我们虽然高瞻远瞩,及早开始准备战略摊牌,但这个准备尚未完成。

现在摊牌对于我们其实是不利的,因为摊牌的最高层次,最后的几张王牌,我们还需要几年时间。

双方都有急于摊牌的一系列理由,也有拖延时间认为“时间在我这一方”的理由。双方也都互相清楚对方这些理由,美方想要让我们完成不了最后的王牌,我们则觉得现在已经开出来的这些牌,我们已经有一些优势,未必需要最后的王牌,但内心终究还是有些吃不准。

所以这将会构成未来几年中美关系的主要变数。

从过去几年来看,双方互有胜负,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双方越来越多的筹码开始摆上桌面,决定要不要摊牌的决策点,或许反而会在一个大家都没想到的时候来临,以后的一切,或许其实就是走流程了。
留园社区官方手机客户端下载,更快更便捷!
评论列表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