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承认报复“吹哨人”,谁给了波音这样的勇气?

2024-06-20 1193



上个月,我们聊了几名波音“吹哨人”,因为离奇原因,在不到两个月之内接连死亡的事情。日前,美国参议院举行听证会,对波音首席执行官戴夫·卡尔霍恩(Dave Calhoun)展开质询。听证会上,卡尔霍恩首次承认,波音高层曾经对吹哨人施加压力,开展报复。

2018年到2019年,在不到五个月的时间里,两架波音737 MAX 8型飞机接连发生坠机事故,造成346人死亡。不少遇难者家属来到的听证会现场。开场时,卡尔霍恩卡表示,他认为波音公司应对事故负责,并转身面向人群致歉。

除了家属,到现场还有吹哨人。

在参议院调查委员会的备忘录里面,有近200多页的附件,都是吹哨人的举报材料。这些材料主要讲了三点:第一,波音对损坏及不合格零件的管理存在严重问题,导致许多问题零件,最终被装上了飞机;第二,波音取消了部分非常重要的质量检验程序,而且还和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各种扯皮、打游击。哪怕出了两次重大事故,哪怕在FAA的一再批评和要求之下,很多必要的质检程序,仍然没有恢复;第三,面对调查,波音各种隐瞒、篡改、销毁证据,而且一旦这种“不老实”被发现了,它就会甩锅给基层员工,把管理层的责任撇得一干二净。而且从双方一来一回的过程来看,尽管明知问题存在,FAA并没有把波音怎么样。是不想,还是不能?有多少装着问题零件、没经过全套质检的飞机,仍然在天上飞?这都是需要回答的问题。

这三点,也是整场质询的几个核心问题。除此之外的另一个核心问题,就是波音对这些吹哨人的态度。不少吹哨人都提及了遭受波音管理层的施压和报复,包括但不限于调岗、不让参加重要会议、边缘化、坐冷板凳、语言攻击,乃至物理攻击。比如说,委员会提到了一名吹哨人。她提出安全疑虑之后,主管按住她,把她压在墙上,指着她的操作界面,让她老实一点。然后委员会问波音总裁,你听说这件事吗?

卡尔霍恩对此回答是,这件事时间有点远,我2020年才上任。

调查委员会又提到,曾在担任波音质量经理的约翰·巴尼特(John Barnett)此前作证,在他提出对遗失零件的担忧时,他的主管一天给他打了19次电话,一天打了21次。他向主管抗议,对方的回复是,“我就要把你搞到崩溃”。后来又有人举报波音隐瞒不合格零件,主管就故意派巴尼特去调查,还给他设了一个不可能的期限,如果完不成就要处分。因为“健康原因”离开波音之后,这位给波音打工32年的老员工一直在跟老东家打官司。有天他的律师发现他电话联系不上,请人去查看,才发现他死在了自己的车里,据说死于“自己造成的枪伤”。这件事,发生在今年3月份,卡尔霍恩任内。

然后委员会问总裁先生:波音到底想怎么改?你怎么能保证,波音真的想改呢?

卡尔霍恩回答是:吹哨人的话很真诚,我也认真听了,公司有奖励政策,鼓励员工提出问题。

委员会又问:报复过吹哨人的高管、经理,有多少人被开除了?

波音总裁回答道:我手头没有数据,但是我知道这些事,我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段对话,就是媒体所说的,卡尔霍恩承认波音有人报复吹哨人。至于波音公司有没有对报复人员做出处置,委员会在整个听证会的过程中,追问了好几次,从开除了多少人,问到有没有开除过,再到你能不能举一个例子,说明你对报复者做了处罚?总裁先生的回答,都是不知道,不清楚,举不出来,然后表示,我们有程序,它正在发挥作用。

委员会主席回答:扯犊子呢,我们有一堆报告,你们什么都没干。

这句话,基本上就可以总结这次听证会的所有内容了——“我们有一堆报告,你们什么都没干”。有个特别逗的地方,调查委员会的主席,还把波音公司2015给FAA的改革承诺,和向委员会提交的“90天计划”做了一个对比。不能说毫不相干吧,只能说一模一样。对这种“老话重谈”、“废物利用”,波音总裁的第一反应,仍然是“我是2020年上任的”。

这位不断强调自己刚来的总裁,2022年的薪水是2260万美元,2023年上涨到3280万美元,涨幅高达45%。所以,听证会上有议员指责,你怎么还不辞职?问题不是出在员工身上,而是出在你身上,出在企业最高管理层身上,看看你们干的事!

真是义正言辞啊。

出了事,波音总裁说是员工的问题、前任的问题,美国议员说,出在企业的管理者身上。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同样是听证会,有的企业谨小慎微,不敢有任何逾矩,仍然被扣上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在极短时间内,被要求强制出售;而波音这边,“破碎的安全文化”,那是证据确凿,后果严重,付出了几百条人命的代价,受害人都在现场看着,波音公司仍然是被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一通教育就完事儿了。

2021年,在发生两起737 MAX坠机事故后,波音和美国司法部达成了延期指控协议,波音承诺改正,赔钱消灾,从而避免受到刑事指控。赔钱方面,当时答应的赔款是25亿美元,其中17.7亿付给了拥有停飞机型的航空公司,2.44亿美元,付给了联邦政府当罚款,剩下了5亿,才是赔给遇难者家属的。

改正方面,2021年以来,波音仍然安全事故不断。今年1月,阿拉斯加航空的一架波音737 MAX 9型客机在空中舱门脱落,机身被气流扯出了一个大洞。事后调查发现,这架飞机离开波音工厂的时候,门塞少了四个固定螺栓。

今年4月,达美航空的一架波音767-300ER,在起飞过程中,充气滑梯掉进了海里,最后还冲到了一名纽约律师的家门口。这名律师的事务所,正好在对波音提起证券集体诉讼。这是送上门的升职加薪啊。

改正是不可能改正的。事到如今,美国司法部仍然没有决定,是不是要因为波音“死不悔改”,对它提起刑事指控。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发现问题,严厉批评,要求整改,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美国司法部让波音赔钱了、承诺了,然后,又没有然后了。美国国会,调查了,批评了,收到一堆报告,然后,也没有然后了。自始至终,没有人因此受到真正的惩罚。

所以,波音的“屡教不改”,到底是谁的责任呢?

通过波音赚到大笔dollar的,可远远不止波音管理层的那群职业经理人。而他们所有人,用遇难者家属的说法,都该送进监狱,牢底坐穿


贴主:JollyRoger于2024_06_20 10:48:45编辑
评论列表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