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三十三、列御寇之、——(一)、列浆说

2024-06-11 1271


主话题:列浆说

解析:《庄子》三十三、列御寇之、——

(一)、列浆说——列(通“迾”liè:阻止,遮拦)御(通“迓”yà:迎接)寇(侵犯,劫掠;盗贼)之齐,中(符合)道而反,遇(看待)伯(体大)昏瞀(mào眼花目眩)人。伯昏瞀人曰:“奚(为什么)方(仿)而反?”曰:“吾惊焉。”曰:“恶乎惊?”曰:“吾尝(吃)食(以之为生)于(取)十(什:杂,多)浆(汁液),而五(伍)浆先馈(kuì食物)。”伯昏瞀人曰:“若(你,顺应)是(思想),则汝何为惊已(重视并实行)?”曰:“夫内诚(确实)不解,形谍(dié侦察)成光(白吃),以(假借)外镇人心(精神意志),使人轻乎贵老(臣子之称谓),而齑(jī托付)其所患。夫浆人特(牛;牲畜)为食羹之货,无多(重视)馀(余)之赢,其为利也薄(博;讨取),其为权也轻,而犹(优)若(顺从)是(心意),而况于万(各种各样)乘(升登)之主乎?身劳于国而知尽(完全)于事,彼将(带领)任我(亲密)以事而效我以功,吾是(思想)以惊。”伯昏瞀人曰:“善(擅长)哉观(示人)乎!女(汝)处己,人将(抚fǔ助)保(仆役,奴役)女(汝)矣!”

 

即土匪和骗子充当侵犯劫掠者乃在人类社会遮拦自主之人品仁性而迎接作主或被主之兽畜品性乃齐同于不劳而获之猎食者,其合乎动物之王道而反复互竞相杀于半独一之死向,其自恃为擅长扑击猎捕之食肉动物而看待人类自主劳动者如同那体大强壮却头昏眼花且只适于采摘拾掠之食草动物。那体大强壮却似头脑昏花之所谓愚民向土匪骗子所充当之统治者提出疑问:“衣冠者为什么要效仿动物而反复自相残杀?”那土匪骗子所充当之统治者说:“我们身为生命体者乃都惊慌于饥饿感。”那愚民再问:“惊慌于饥饿感者乃都要去凶恶猎食吗?”那统治者说:“我们生命体者都用吃喝之方式以吸取食物当中多种杂样之营养液为生,生命体都伍列排序于充当各等次之含有营养液者乃领先者以落后者为食物。”愚民又问:“你之思想观念所顺应者乃弱肉强食之动物王者法则,那王者法则只适宜于你们动物世界而为什么要成为人类社会之王法等级制度且致使衣冠者因惊慌于饥饿感而重视并实行同类间之猎食呢?”统治者说:“衣冠兽畜者群体内部确实因服劳役于饥饿感而无能解除其不自主之劣根性,其在人类社会生存生活之形态乃侦察劳动者之成果而伺机白吃之,因其蛮暴不敌人类之智慧而假借生命世界外部之神鬼去镇服社会公众之精神意志,乃意在役使大众自我轻贱于以臣服者之称谓为可贵,乃希望臣服者忧患于宿命赌运而向征服者托付身心。臣服者类比食草浆液之牛马牲畜或充当那食用主人残羹剩饭之猪狗贱货,那牲畜贱货者不重视有关剩余劳动价值之赢利,牲畜贱货者为了满足其基本生存生活所需之利益乃效力卖命以求博得主人之欢心而讨取赏赐,其为了攀附主人之权势而轻视同类,其优良品质便是顺从主人之心意,此景况乃现于各种各样之武阀土匪凭借暴力升登为世间之主吧?社会大众屈身劳作于武阀土匪之邦国领地而完全被作主于侍奉权贵,那武阀土匪再带领文阀骗子而任命其为亲密之合作伙伴以共谋其不劳而获之伟大事业乃效仿主人与鹰犬之亲密关系而意图以奴治奴或以夷治夷之功效,我们土匪骗子之所以共筑私礼加迷信之思想阵地乃因为惊恐于自主人品者之公礼觉悟。”那愚民说:“此乃衣冠兽畜者擅长装神弄鬼给人看呀!你们土匪骗子者身处于动物之资质状态而自相残杀,人类对于你们动物种类者之态度乃一惯是抚助且奴役了!”

 

自然生态保护乃维护生命世界中低级生物族类基本生存条件之平衡,

人文生态保护乃维护人类社会中不自主之衣冠者群类基本生存条件之平衡。

——(完)
作者主页: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cQN19iPJ80XyRWo-WR41Tg
评论列表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