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刚:当中美关系的“锚”被拔起

2024-06-11 1385


我们一直把中美经贸关系称为“稳定之锚”,并用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描述来形容中美难以脱钩。

但是,随着美国对华战略的转向,这个“锚”已不再像以前那样稳固。它正在被慢慢地松动、拔出,并面临被完全拔起的危险。

美国国内要求撤销美国给予中国的永久正常贸易关系(PNTR)地位的呼声越来越高。

在1979年中美建交后,美国即给予了中国最惠国待遇,但需要每年审议,直到2000年才给予中国PNTR,完成了中国加入WTO的谈判。

最惠国待遇是WTO协定的基本原则,而PNTR是基于美国1974年贸易法案的杰克逊-瓦尼克修正案。最惠国待遇是无条件的,源于关贸总协定,代表了普遍、无歧视的国际贸易原则。

PNTR源于冷战时期美国对社会主义国家的贸易限制,有一些美国的条件,比如知识产权保护等。这是美国对与特定国家的贸易关系的“定位”法,有很强的政治色彩。我们今天在讨论这一问题时,需要加以注意。

这一过程反映了中美关系的复杂性和美国国内政治的影响,特别是美国在战略上怎么看中国。

中国的贸易地位的变化标志着中美关系的一个重大转折点,它推动了贸易额从2001年的1210亿美元增加到2023年的6640亿美元。

根据美中贸易协定,美国平均关税从1980年的约30%下降到2000年的约6%,中国产品总体上享受到了更优惠的税率。但在这个过程中,中美经贸还是不断地出现摩擦,美国对中国产品实施一些非关税措施,如反倾销、反补贴等。

一些人很容易将这一举动视为对中国的恩惠。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美国政策制定者也不断渲染这样的看法,认为美国吃了大亏。他们很少谈论美国公司将生产线、供应链转移到中国,并通过中国市场赚取了巨额利润,更很少谈论中国产品对美出口抑制通胀,推动就业及经济增长的巨大贡献。

中美经贸关系为两国都创造了丰厚的收益,它确保了两个大国之间的新型关系的稳定,并为全球贸易、繁荣与和平做出了贡献。这就是为什么中美经贸关系被描述为稳定之锚。

布鲁金斯学会的相关报告认为,“中国运用其在全球贸易中的作用,成为国际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此同时,美国商会指出,美中贸易为美国提供了260万个工作岗位。

中美经贸的互利性,主要显示在相互的互补性、所处的供应链地位、市场需求和庞大的经济规模,以及美国企业选择了中国成长迅速的市场,消费者则选择了价廉物美的中国制造。不可否认,中国制造在这一过程中不断成长起来,进而形成了高质量和可靠的贸易流。

但是,现在美国感觉到中国制造要和他们分享市场与利润了,就要和中国“算算账”了。

特朗普总统在2018年发起了对华贸易战,接任者拜登继续努力“脱钩”,并重新配置供应链,最近还决定对价值18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新关税,包括对电动汽车征收100%的关税。但是,即使如此,这两个经济体之间的贸易仍然是全世界最重要的,是世界贸易体系的支柱。中国的永久正常贸易地位仍然具有标志性的意义。

取消这一地位,意味着美方将按照自己的需求对中国商品征收更高的关税。

如果说20多年前,中国获得这一地位是中美关系的大转折,那么一旦华盛顿在这一政策上重回旧轨,将意味着重大倒退。

从负面影响看,这将会提高美国消费者和企业的开销,增加降低通胀的难度。此外,它还会扰乱供应链,迫使美国公司寻求更昂贵的替代品,甚至会因此而中断的供应链,并失去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

中国将会实施报复,对美国出口产品征收更高的关税,特别是限制依赖中国市场的美国农业、科技和制造业的对华出口。

可以肯定的是,这必将使中美关系更加紧张,危及在其他领域的合作。它还会破坏世贸组织的基本原则,影响全球贸易秩序的稳定。
评论列表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