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粉”必须了解的真相

2024-06-11 1301



1

如果一个人真的了解历史和地缘政治,恐怕只有脑子进水了,才会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乌粉”。

2

在2022年2月24日俄乌冲突爆发前,英美媒体多次指责乌克兰政府是欧洲最腐败的政府。此外,在苏联解体、乌克兰独立后,乌克兰的国家发展一直没有走上正轨,这让乌克兰也成了欧洲人均GDP最低的国家。

一个又腐败、又穷、又落后的国家,一个很多人在地图上都指不出位置的遥远国家,竟然会在中国收获无数“粉丝”?这不可能。

今天,中国国内互联网上那些高喊“乌克兰必胜”的人,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乌粉”,他们只是痛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而已。

而所谓“俄罗斯侵略乌克兰”,也不过是美西方兜售的一种带有严重误导性的虚假叙事而已。相信这种叙事的人,本来就缺乏独立思考的能力,本来就对历史和地缘政治了解甚少。他们不仅在俄乌冲突问题上,也在其他很多问题上成了美西方虚假叙事的“奴隶”。他们明明是被美西方媒体“洗脑”了,他们自己反而觉得自己“很高尚”,“很有正义感”,真是一群又傻又天真的人。

3

要理解俄乌冲突,

——必须理解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特殊的历史和文化联系;

——必须理解苏联解体后乌克兰充满了艰难曲折的独立国家发展之路;

——更要理解美国是如何一步一步处心积虑地挑起俄乌冲突,来达到它多重自私自利的地缘政治目的的。

4

乌克兰首都基辅,曾经是东斯拉民族发展的中心。公元10世纪前后,也就是中国唐朝末年到北宋初年,东斯拉夫民族形成了以基辅为中心的封建公国——基辅罗斯。而当时的莫斯科,可能还只是大森林里的一片不毛之地。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基辅对于整个东斯拉夫民族,包括俄罗斯人,就像中国人心目中的古都长安、洛阳,它代表了东斯拉夫民族历史上发展中的一个重要阶段,承载着东斯拉夫民族的一段集体回忆。

——今天的乌克兰领土,很大一部分是俄罗斯帮助其获得的。1654年,乌克兰与俄罗斯合并,成为一个统一的国家。苏联成立后,斯大林曾用多种手段,从罗马尼亚、波兰等国家手里拿到了今天西乌克兰地区的大片领土。1954年,为了纪念乌克兰和俄罗斯合并三百周年,斯大林直接把沙俄从奥斯曼土耳其手中夺取的克里米亚半岛划给了乌克兰。

——在整个苏联时期,乌克兰是苏联内部仅次于俄罗斯的第二大加盟共和国,乌克兰的尼古拉耶夫造船厂是苏联红海军的诞生地,乌克兰千里沃野,让它成了苏联的大粮仓。二战中,希特勒发起全面进攻苏联的“巴巴罗萨”计划,乌克兰是苏德争夺的重点区域之一。在这里,无数的苏联人洒下抗击法西斯侵略的热血。

正因如此,乌克兰对于东斯拉夫民族来说、对于俄罗斯来说,从来都不是一个简单的国家。它是俄罗斯历史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与俄罗斯曾经有着血浓于水的特殊关系,它的领土很多都是以俄罗斯为主体的苏联帮助其确立的。

只有了解这些,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当乌克兰一些被西方收买的政客、被西方蛊惑的人,要与俄罗斯分道扬镳,要投入西方怀抱的时候,从俄罗斯总统普京到千千万万的普通俄罗斯人,会有一种强烈的被背叛的愤怒。

俄罗斯跟乌克兰的特殊关系,完全不是中日之间的那种国家间关系。拿俄乌冲突与中国抗日战争相提并论,实际上是陷入到了美西方炮制的一种简单思维中去了,是把复杂的俄乌历史、文化和现实联系,一刀切成了简单的、普通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



5

乌克兰为什么会走到今天“国破家亡”的地步?

从根本上来说,还是因为在苏联解体、乌克兰独立后,它的现代化之路失败了。

乌克兰独特的东西地区民族、历史和文化分隔,让一些亲西方的乌克兰人,在屡屡经历独立后的国家现代化之路上的种种失望甚至是绝望之后,决定抛弃其东斯拉夫民族的传统,与俄罗斯“分手”,转而投向西方的怀抱。这构成了俄乌冲突的底层原因。

苏联后期,内部特权阶层腐败,经济发展陷入停滞,民生问题极其严重,这是苏联解体的重要原因。而所有这些问题,乌克兰作为苏联一个重要加盟共和国,也都经历过。

乌克兰跟俄罗斯一样,在美西方的“诱惑”下,原本以为,只要亲手将苏联送上绞刑架,只要纵身一跃、向死而生,国家从此就可以进入到自由、繁荣和富强的发展阶段。

但是,跟俄罗斯一样,乌克兰在独立后同样陷入到了深深的失望之中。极端的市场化和自由化,让几十年来积累的公有财产被国内外的大资本家、财团和寡头瓜分殆尽,新的政商精英相互勾结,其腐败、堕落的程度比苏联时期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乌克兰等国家的现代化之路留给人们的最大教训就是,“全盘西化”绝对是一条邪路。如果不从本国的实际出发,缺乏一个优秀的、有历史责任感的执政党和领导集体,不能真正提升国家的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不能很好地发展经济,不能不断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盲目、激进地引入“新自由主义”指导下的资本主义制度和选票政治,国家的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只会败坏得更加厉害,老百姓的生活只会更加艰难,国家的现代化之路更是遥不可及的一个梦想。

正是乌克兰对苏联体制的失望,以及独立后转型的失败,让很多乌克兰人萌生了脱离俄罗斯、投入西方怀抱的思想。2013年,美国不仅在西亚北非地区搞起了“阿拉伯之春”运动,美国趁机也在乌克兰发动了一场“颜色革命”,推翻了亲俄罗斯的民选政府。此后,乌克兰加速脱离俄罗斯、奔向西方。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拿回了”克里米亚半岛。在普京和很多俄罗斯人看来,“克里米亚半岛本来就是俄罗斯送给乌克兰的,现在,既然乌克兰选择了背叛俄罗斯,俄罗斯当然要把克里米亚半岛拿回来”

普京“拿回”克里米亚半岛,并支持乌克兰东部亲俄罗斯势力的独立运动,就是对乌克兰日益走上一条亲西方之路的一种严厉警告,也是对美西方在乌克兰发动“颜色革命”的有力反击。

6

美国看到了俄乌之间错综复杂的历史和文化联系,以及现实中的地缘政治矛盾,它一定不会放弃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

于是,美国政府开始抛出了一个它根本不打算执行的“诱饵”——他们诱骗乌克兰政客和人民,说美国会吸收乌克兰加入北约,并在乌克兰部署可以几分钟内打到莫斯科的核武器,并许诺给乌克兰亲西方势力一种虚幻的保护感和安全感,推动这些人继续在敌视俄罗斯、亲近西方的道路上不断狂奔。

美国在乌克兰的做法,跟今天美国支持和纵容“台独”分子,跟今天美国绑架、胁迫菲律宾小马科斯政府,如出一辙。

美国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就是我从俄乌冲突爆发至今一直在说的事情,美国打的就是“明牌”。

——美国通过挑起俄乌冲突,希望“以乌制俄”,并且“因俄控欧”;

——美国拜登政府还有一个隐藏的“暗黑”目标,那就是,通过制造俄乌冲突,动员西方势力针对俄罗斯发起极限制裁,为未来中美“掀桌子”“摊牌”积累经验、积蓄力量。

7

俄乌冲突爆发两年多,美国通过流干乌克兰人的鲜血,极大地消耗了俄罗斯。

如果不是中国主持公道、坚持正义,抵制住了美国的讹诈,继续与俄罗斯保持正常的战略、政治、外交、经贸和文化等关系,如果不是广大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对美国绞杀俄罗斯的计划不感兴趣,俄罗斯说不定就在美国的极限制裁下被“打残了”。

的确,在联合国大会投票中,有140多个国家希望俄罗斯停止“侵略”乌克兰。但实际上,联合国有193个成员国,迄今为止,真正因为俄乌冲突制裁俄罗斯的国家只有大约50个。中东、非洲、拉美几乎没有一个国家制裁俄罗斯,而亚洲四十多个国家里,参与制裁俄罗斯的只有日本、韩国和新加坡。

与此同时,美国通过挑起俄乌冲突,直接在俄罗斯与欧盟国家之间拉下了“新冷战”的铁幕,一举打断了冷战后俄罗斯与欧盟国家之间和解、合作的进程,让整个欧盟饱受地缘政治动乱之苦。这里面,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德国。德国被美国胁迫,不得不放弃从俄罗斯进口的廉价能源,转而从美国进口高价天然气,德国一些高能耗的重工业纷纷出走,要么去了美国,要么来了中国。

这就是我说的美国在俄乌冲突中的“明牌”——“以乌制俄”和“因俄控欧”。

实际上,拜登政府还有一个更阴险的计划,

——通过绞杀俄罗斯,美国希望打掉中国在对抗美国遏制和打压时的一个重要的地缘政治伙伴;

——通过绞杀俄罗斯,美国希望动员美西方国家,为未来可能对中国实施的极限制裁“练手”;

——通过俄乌冲突,美国一直想把中国拉下水,一直想破坏中国与欧盟国家之间的战略互信和经贸合作。

只是,拜登政府遇到了中国这个比它更有智慧、更懂谋略的对手。迄今为止,美国在俄乌冲突图中的所有战略目标几乎都实现了,唯独在损害中国这方面进展不大。美国耍出所有花招,都被中国谨慎而又坚定地化解掉了。

8

真正有脑子的人,谁会相信,美国是真的希望乌克兰成为一个自由、繁荣和富强的国家?

这是美国在对其他国家搞“颜色革命”时,经常抛出的诱饵,但是,这个诱饵到最后基本都被证明是“毒药”。

从俄罗斯到乌克兰,凡是被美国忽悠、轻信美国、走向“全盘西化”邪路的国家,到最后,没有一个真正走上了独立、自主、富强的现代化发展之路。

美国从诞生之日起,从来推行的都是“美国优先”“美国第一”“美国例外”的政策。美国什么时候会为了其他国家去拼命?

今天,真正有脑子的人,谁会相信美国是真的在帮助乌克兰“抵抗侵略”?

9

俄乌冲突打到今天,拜登政府还有三个无耻的“小目标”。

第一,美国“军工综合体”正在把俄乌冲突变成一个捞钱、搞腐败的“白手套工程”。美国政府援助乌克兰的大量金钱,最后,都落入到了美国“军工综合体”的手里。这不仅是对乌克兰人民的欺骗,更是对美国人民的欺骗。

第二,美国正在觊觎乌克兰十几万亿的矿产资源。经过俄乌冲突,乌克兰只会在半殖民地的道路上越滑越深,今天,乌克兰的国有资产已经被美国的财团接管。未来,在乌克兰战后重建的过程中,乌克兰的矿产等资源,还会被美国资本家进一步瓜分。从这个角度讲,泽连斯基领导的绝对是一个背叛乌克兰人民的“卖国政府”,跟袁世凯、段祺瑞完全是一丘之貉;

第三,拜登政府目前眼瞅着乌军在战场上节节败退,正在通过提供战斗机等可以打击俄罗斯本土的武器,让乌克兰发起一些“表演式”进攻,用以证明美国在乌克兰并没有失败,从而为帮助拜登赢得连任服务。从这个角度来说,拜登是一个极其自私、冷血的资本主义政客。乌克兰人的鲜血,只是他竞选的“燃料”。

10

对于那些高喊“乌克兰必胜”的人,如果你只是不喜欢俄罗斯,只是认为你自己在“反对侵略”,我觉得,这虽然很傻、很天真,但不算坏。因为,你用一种简单的思维看待复杂的地缘政治局势,必然要犯错误。

在看待俄乌冲突问题上,关键是不能“双标”。这就是网友说的,“反俄不反美,内心定有鬼”。如果是反对侵略,过去几十年,全世界有哪个国家像美国那样发动了那么多的侵略?美国侵略阿富汗的时候,你们在哪里?美国侵略伊拉克的时候,你们在哪里?美国侵略叙利亚、利比亚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

此外,看待俄乌冲突,一定要理解其中复杂的历史和现实因素。你认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不对,但是,俄罗斯保护乌东地区人民免受乌克兰新纳粹分子的迫害,这是没有问题的吧?美国要在乌克兰部署几分钟内就能打到莫斯科的核武器,俄罗斯有权作出反应吧?当年美国不就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在古巴导弹危机中一度威胁要发动核战争吗?

最后,看待俄乌冲突,一定要坚持维护中国国家利益和支持中国国家立场。中国迄今为止并没有承认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和乌东地区,但是,中国从来都反对美国因为自私自利的原因挑起俄乌冲突图、制造地缘政治动荡的卑鄙意图。中国真诚地希望,俄乌同作为斯拉夫民族的重要国家,可以早日结束冲突,走向和平。中国更希望,俄乌双方,还有欧盟,能够早日把美国干涉、挑事的“黑手”斩断,让俄罗斯与欧盟真正实现和解,在欧洲建立持久的和平。

乌克兰面临的最大问题,不在于俄乌冲突,而在于如何实现国家现代化。乌克兰要实现国家现代化,就必须放弃在美俄地缘政治竞争中选边战的愚蠢策略,不要成为任何一方的棋子和炮灰,而是要像新加坡学习,在大国博弈中如鱼得水。

希望泽连斯基这样的“一流演员、三流政客”能够清醒一点,不要被美国绑架,不要对中国大放厥词,更不要在台海、南海等问题上挑战中国的核心利益。

最终,乌克兰要做的,还是对内整顿吏治,建立法治,打击腐败,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做不到这些,乌克兰的“国家悲剧”还将没完没了。而要实现这些,中国一定可以做乌克兰人民值得信赖的伙伴和朋友。
评论列表 (0)
返回
发新帖